<noframes id="rfpxt">

<form id="rfpxt"></form>

<listing id="rfpxt"><listing id="rfpxt"><menuitem id="rfpxt"></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rfpxt"></form>

<noframes id="rfpxt">

    <address id="rfpxt"></address>

    歡迎來到養老信息網! [ 請登錄 ],新用戶?[ 免費注冊 ]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時事新聞 > 養老資訊 >

    風暴中的養老院,疫后還值得托付嗎?

    瀏覽次數:414     發布時間:2020-05-11

      

     

    法國超10000名失能老人感染新冠肺炎;

    意大利米蘭養老院1/3老人死于病毒感染;

    加拿大近半數死亡病例發生在養老長護機構;

    西班牙3000多名老人在養老院去世;

    美國超2500家養老院兩個月內死亡破萬……

    疫情下,養老院似乎成了等死院;疫情后,養老院還值得托付嗎?

    一、獨居家中會有更好的結局嗎?

    也許有人會說,居家養老不好嗎?居家養老的確可以最大限度的防止被傳染,然而高齡老人獨居,本身就是極大的風險。在深度老齡化的日本,出現了這樣一種現象,大量老年人在無人知曉的世界孤獨的死去,生前無人問及,死后無人祭拜。NHK紀錄片《無縁社會-無縁死》將這種現象稱為“無緣死”或“孤獨死”。據每日新聞調查,2015年日本平均每30人中就有1人屬于孤獨死;在擁有約日本1/5人口的大阪,這個比例上升到了1/9。即便是在我國,獨居老人死亡數月才被發現的新聞同樣屢見報端。

    疫情下養老院慘況新聞漫天飛,使得人們幾乎本能的進入“雙標”狀態,往往忽視了獨居生活的危害。缺乏社會接觸的老年人,雖然被傳染疫病的概率最大限度的變小了,但一旦因為任何固有疾病、意外狀況出現危險,卻很難得到及時的照顧和救助。有時候,只有死亡,才能讓他們重新被看見。

    在相對健全的福利保障之下,西方發達國家老年人較東亞更愿意與親人、朋友保持適度的距離,但獨居造成的生活不便同樣不可避免。倫敦“終結孤獨運動”估計,2018年英國每10位老人中,就有1位處于長期孤獨的狀態,與他們做伴的往往只有寵物和電視;200多萬75歲以上老人獨自生活;20多萬名老人每個月最多有機會與1位親朋好友交談1次,數月不與任何人交流也不罕見。美國情況同樣不樂觀,65歲以上人群約有1/3是獨自居住,志愿者上門送餐成了部分獨居老人唯一與人接觸的機會(Bloomberg創始人MichaelBloomberg在擔任紐約市長期間,試圖降低送餐頻次,引發老年人強烈抗議而失敗)。

    二、風暴因何而來?

    在意大利索萊托市的一家養老院,87位老人中70余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而原本應該留在這里照顧老人的護工,卻集體選擇臨危逃離,一去不回,留下孤立無援的老人們等待死亡的降臨。沒有得到及時的診斷和治療,他們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遺棄在無人照料的床上。當被家屬發現時,這所養老院內已經有9名老人去世,僥幸存活的老人也因為脫水、饑餓、疾病導致身體極度虛弱。

    更悲涼的是,由于醫療資源告急、衛生系統被擊穿,難以再為社會創造更多價值的老年人,已成了首先被放棄的對象。據英媒報道,英國多地養老院發放“放棄急救同意書”,要求身體狀況不佳的老年人承諾,一旦感染新冠肺炎且病情惡化時,同意放棄呼叫救護車。簽署了這份“同意書”,就代表著不得不將稀缺的救護資源、將生的希望留給更有“存活價值”的年輕人。一位威爾士診所接受采訪的患者憤怒地表示:“同意書讓我感到自己的命一文不值,就像是給我下達了一條死刑執行令,我還沒做好準備給自己挖墳。”

    同樣的悲劇也發生在加拿大。據媒體GlobalNews曝光,一份被傳達到各地養老院的文件顯示,一旦養老院內的老年人感染了新冠病毒,養老院不應將患者送往醫院治療。這份命令相當于給這些不幸的老年患者判了死刑,他們能做的,只有等待生命盡頭的來臨。

    三、現代社會,機構養老或將成為一種必須

    當杜甫在《杜工部詩曲江二首》中寫道“人生七十古來稀”時,可能沒有料到,一千四百多年后人均壽命已經超過了這個標準;當陳元靚在《事林廣記》中寫到“養兒防老”時,恐怕也未曾想到,八百多年后養兒已經難以防老;當黃遵憲在《人境廬詩草》寫到“將出牽衣送,未歸踦閭望”時,恐怕難以想象,一百多年后三代同堂快成了一種奢侈。高齡化、少子化、空巢化,正是這屆1.7億老年人面臨的養老難題。

    長壽代表過的更好嗎?壽命延長是人類發展、特別是醫學技術進步的重要成就,同時也直接改變了人口年齡結構,可不近人情但客觀的講,增大了社會的養老壓力。著名醫學雜志《柳葉刀》指出,中國的健康預期壽命增幅明顯小于預期壽命增幅,這意味著,老年人需要忍受疾病折磨的時間變得更長,年輕一代的照護贍養負擔變得更重。



    你身邊有不生娃、不結婚、甚至不戀愛的“中年兒童”嗎?根據民政部的統計,2018年我國結婚率已創十一年新低,超過2億成年人單身,其中7700萬獨居,是什么讓他們選擇單身?樂觀者說,追求自我價值的實現是社會進步發展的表現。悲觀者說,住房、教育、醫療成本過高是抑制生育的“新三座大山”。樂觀也好,悲觀也罷,家庭規模的縮小已是定局,少子化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



    有多少人能夠陪伴在父母身邊?伴隨著城市邊界逐漸被打破,“父母在,不遠游”已經徹底成為過去。幾年前,一篇“空巢老人的自述”刷遍朋友圈,述者夫婦退休前在省城電子研究所工作,培養了兩個出身名校、定居北京的兒子,即便已是如此高知高能,一場突發的心臟病還是為這對老夫婦的空巢生活敲響了警鐘,更不必說《啥是佩奇》背后數量龐大的最最普通的老年人。據全國老齡辦數據,到2020年我國將有過億空巢老人,占到老年人總數的一半,該如何為他們養老?

    四、古今中外,養老院其實是人類社會的美好發明

    我國最早養老場所的雛形,出現在夏商時期,“夏后氏養國老于東序,養庶老于西序;殷人養國老于右學,養庶老于左學。”(《禮記王制》)這里的“序”和“學”指的就是養老機構,兼具教育下一代功能。隨著朝代更替,到宋朝時期,已經建立了完備的養老體制,形成了家庭養老-宗族養老-社會慈善養老-國家福利養老的多層次養老體系,“義莊”便是彼時宗族中所置的贍濟族人的田莊,“老人養于鄉”制度下出現了地方性民間養老機構,“福田院”等則是政府設立用于收養孤寡與貧困老人的機構。明朱元璋在位時期,養老實踐開始從道德義務轉向制度義務,收養老人被納入《大明律》,養濟院規模空前擴張。到清朝,就已經出現了可以不限制籍貫而提供養老服務的民辦養老機構“普濟堂”。

    放眼海外,各式各樣養老機構、養老社區的出現,也同樣是出于善的本意而誕生的美好的發明。在美國西部亞利桑那州,有這樣一座慢節奏的城市,全年陽光普照,氣候宜人,小城內樹影婆娑,街道上球車流動。這里就是年長者的天堂,美國最著名的養老社區——太陽城。對于老人們來說,太陽城的魅力絕不僅僅是氣候好,適老、社交、娛樂一直是這里的主要生活方式。這里常住居民的年齡必須在55歲以上,建筑完全按照老年人的需求設計,低層建筑、無障礙步道、人車分流;同時配有多樣的休閑設施,高爾夫球場、保齡球館、健身房等,甚至行駛緩慢、方便上下的高爾夫球車成為居民合法的重要交通工具;醫療保障同樣完備,除了幾所綜合性醫院外,還設有心臟中心、眼科中心等各類診所,需要照顧的老人,可根據自身狀況選擇各種水平的服務。

    五、距離成熟,機構養老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時代有幸遇見這樣的你們”。這一代大都市的老年人,養老觀念正在發生著極大的變化。北師大、人民大學曾在北京市展開調查,發現老年人的入住養老機構的意愿普遍超過了20%。眾多社會調研也顯示一線城市老年人對于如何養老其實思想非常開放。他們不再囿于家庭,他們愿意接受新的角色和人際網絡,去融入新的圈層和生活方式。面對新時代的老年人,機構準備好了嗎?

    還需要提供更專業的服務。即便是在新冠狀病毒大爆發前,即便是在發達國家,護理人員的專業性和穩定性都是制約各國養老服務提升的關鍵因素。用英國護理質量委員會總監朱迪唐尼的話說,英國的老年護理系統已經演變成“最沒有技能的人,領著最低的工資,做壓力最大的工作,為最脆弱的人,提供最高強度的服務”。在我國同樣如此,特別是老年護理,行業薪酬低、社會地位低、價值認可度低等種種因素導致成熟人才稀缺、人員流動頻繁,難以提供穩定而高質量的服務。

    還需要培育更強的購買力。相比于日本“邊富邊老”和新加坡的“先富后老”,中國是典型的“未富先老”。日本、新加坡進入老齡化社會時人均GDP分別為中國跨入老齡化時的2.124.9倍。由于經濟發展水平、起跑時間、賽事規則的不一致,各國養老資產規模和結構差異極大。我國由于起步較晚,總量不足、結構失衡都是不能回避的問題。主流國家養老金資產占GDP比例普遍在60%以上,美國135%,而我國僅為7%,屬全球較低水平。結構上,嚴重依賴社保(國家來養老),企業/職業年金(雇主來養老)很不給力,個人養老投資(自己來養老)形同虛設。老年人整體的支付能力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還需要對傳染病有更具針對性的預案。其實我們需要厘清一個概念,養老院是長護機構,不是醫療機構,這就決定了一旦疫情爆發,很難具備專業的醫療救助能力。而同時,疫情下的養老院,幾乎具備了形成完美風暴的所有條件——公共空間、高齡住戶、密切接觸、抵抗力差——稍有不慎便徹底淪陷。為阻止悲劇重演,做好預防,做好篩查,“防患于未然”才是養老院安全防護的重中之重。

    機構養老無法拒絕,只是還需要更大的發展,更人性化的提升和更系統的防護。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